小学生抢玩“水银珠”集体中毒(组图)

作者:真人游戏平台发布日期:2021-04-08 19:25

  昨日,记者在保定满城县于家庄乡汤村小学采访得知,该小学已经有9名四年级的同班学生被陆续查出了汞超标,甚至有一名学生超出限制值100多倍。截至记者发稿时,这9名汞中毒的学生都已住院治疗。而这起群体汞中毒事件,竟然是半年前全班同学抢玩该班一学生从家中偷拿的水银所致。

  从今年1月份开始,在满城汤村小学就读的11岁女孩小英经常感到身体不适,出现了乏力、手心发热等类似感冒的症状。

  为此,小英的姥姥经常到学校为小英向班主任请病假。谁知,这病假一请就是三个多月。班主任周伟告诉记者,学校也知道小英一直在生病,但一直以为是感冒没治好。后来,小英的家人带着小英到保定做检查并住进了医院。由于治疗效果不明显,小英一家又前往北京朝阳医院住院观察治疗。今年3月30日,医生最终确诊为尿汞超标。

  昨日记者电话采访了北京朝阳医院职业病与中毒医学科的郝主任。他说,小英的病就是因为查不出原因才最后想到了重金属超标。“在治疗期间,这个孩子汞超标上百倍。”

  据了解,从发现小英生病到现在,家中已经支付了数万元的治疗费。患病期间,小英全身起疹子并经常腹痛,后来发展到不能行走,甚至还会突然晕倒。经过几天的治疗,昨日郝主任告诉记者,小英的病治疗得还不错,已经想去玩儿了,要拉着父亲去看,登八达岭。郝主任还告诉记者,汞中毒一经查明,还是比较好治疗的。

  在北京朝阳医院医生的追问下,小英终于道出,是同班一个女同学小芹拿来了一小瓶“银珠子”,谁都不知道那是有毒的水银,全班29名同学,其中有27人都从小芹手中要来“银珠子”玩儿过。

  满城汤村小学有一个班的同学集体玩过“水银珠”、学生可能群体汞中毒的消息从北京传到了满城县。4月10日傍晚,保定满城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与校方一行多人赶到了小芹家中。小芹承认了去年9月曾经拿过一小瓶亮晶晶的液体去学校,班上所有的同学都跟她索要过。经过班主任与母亲一个多小时的开导,小芹终于从隐蔽的鞋柜里拿出了剩余的汞液。据小芹母亲讲,这些剩余汞液装在一个矿泉水瓶里,大约有一指多高。

  昨日下午,记者在汤村小学采访时见到了小芹。一脸天真的小芹告诉记者,自己身体还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。记者问起当时她拿“水银珠”到学校的情况时,小芹回忆,去年9月的一天,她从家里把一个小药瓶偷偷拿到学校,瓶里装着一些好玩的银色液体。那天下午课间时,她把小药瓶拿了出来。“我倒出来,就在手掌心上形成了一个大银球,滚来滚去的,特别好玩。”小芹说,同学们看到后都很好奇,抢着跟她要“银珠子”。“我就把大银球变成了许多小银球,差不多每个同学都得到一颗。”而小英因为与小芹是好朋友,自然得到了更多的小银球。

  小芹回忆说,同班同学们都拿着这些小银球在手里滚着玩,不一会儿就都扔到地上了,没有同学吃过小银球。并且这是她惟一一次带小银球去学校。

  得知小英被查出是尿汞超标后,没有任何症状的同班同学小甜也被家长带到北京做检查,同样查出尿汞超标几倍,当即留在北京住院治疗。得知班内已有两名同学发生汞中毒并住院,一些学生家长意识到问题的严重,纷纷带着孩子前往北京做检查。

  4月9日,杨先生、王先生等7名家长为孩子请了假,一同前往北京朝阳医院做检查。昨日下午,当记者正在汤村小学采访时,这些家长一同找到了学校,称下午1时多北京朝阳医院打来电话,检查的结果已经出来了———7个孩子全部尿汞超标!医生建议马上住院治疗。

  男孩小雷和女孩小芳的尿汞超标分别达到了11倍和12倍多,其他几个孩子也分别超标2至8倍。随后记者向北京朝阳医院证实了这些数据。

  听到自己的孩子也同样是汞中毒,孩子家长王女士和李女士在学校办公室忍不住哭了起来。“住院的小甜还没有我们家孩子中毒深呢,这下子怎么办啊!”王女士听到孩子汞超标11倍,吓得慌了神。而李女士的大女儿当时竟然把水银珠拿回家给妹妹玩耍,被王女士发现后及时制止了,没想到大女儿还是汞超标8倍,这令她开始担心小女儿的健康。

  当日下午,除小英和小甜在北京住院外,其余学生都在学校正常上课。数名家长得知诊断报告后,一致要求校方或相关部门赶紧安排汞中毒学生住院治疗。一想到小英的各种中毒症状,家长们都感到害怕。记者在场时,该乡乡长和校长向家长承诺,已经与省疾控中心领导联系,马上有人来安排。就在记者离开不到半小时,一名学生家长打来电话,称校方不能及时安排治疗,家长与校方发生了争执。

  当日下午5时多,记者获悉,在众多家长的极力争取下,新查出汞中毒的7名学生已经被安排到保定职业病防治所就医。

  据了解,满城汤村小学一共有179名学生,四年级只有一个班,汞中毒就发生在这个只有14名男学生和15名女学生的班里。

  昨日早晨8时,得知两名学生发生汞中毒后,保定市疾控中心的工作人员来到该校,抽走了22名学生的尿样,其中包括事发班的学生和其他班学生。该校其他学生和老师没有被通知检查。四年级所在的教室已经被空置,并通风处理。该班学生被安排到其他教室上课。考虑到孩子尚小,怕影响孩子的心理成长,校方婉拒了记者对班上同学采访和拍照的要求,并带领记者查看了原四年级教室。

  该班班主任周伟称,半年来从没发现过班上同学玩水银,也没有在班内看到过水银珠。校长和班主任一致表示,是在4月10日的傍晚才得知此事,之前并不知情。

  而新查出汞中毒的7名学生的家长却告诉记者,小英早在3月19日就被查出来汞中毒,小英家长在一周内告知学校,建议其他学生也做检查。据学生称,大约在10天前老师在班上告诉学生,建议让家长带着做检查。

  汤村小学的多数学生都来自汤村。记者在汤村顺利地找到了小芹的父母。小芹父母谈到孩子,连说孩子闯了大祸。据小芹父亲王先生讲,那些水银是十几年前他给邮局打工时无意中发现并拿回家的,但是他和小芹的母亲都不知道水银有毒。小芹父亲说:“我十几年前还把水银倒在手上滚着玩呢!”小芹母亲悔恨地表示,早知道水银有毒,说什么也不会拿回家啊。

  当日,记者在村中采访时,发现许多村民包括一些汞中毒孩子的家长从来不知道汞有毒。直到现在,孩子汞中毒了,家长们心急如焚。对于可能出现哪些危险的症状,是否能够治好等问题,他们也都一脸的茫然。

  目前,满城县已经启动了公共卫生事件应急预案,成立了调查处理领导小组,不久将对全县的中小学进行全面的卫生安全检查,并由教育、卫生等部门组织在全县中小学生中开展卫生防疫、危险化学品等有毒有害物品知识的宣传教育。

  汞,又称水银。在常温下,汞是惟一的液态金属,呈银白色、黏度小、易流动。金属汞主要以蒸气形式经呼吸道进入体内,不易通过消化道吸收。

  汞中毒的症状:短时间内吸入高浓度汞蒸气,如镏金作业、制造高温仪表,可引起急性汞中毒,但目前已少见。长期接触汞蒸气,可产生慢性汞中毒。早期可有头昏、头痛、失眠、记忆力减退、乏力等神经衰弱症状以及精神改变如胆怯、害羞、易怒等,此外,流涎、口腔炎和齿龈炎也是慢性汞中毒的早期表现。肌肉震颤是汞中毒的特征性症状,初期表现为手指、眼睑和舌细微震颤,严重时,可发展到上下肢。

  金属汞误服无需特殊处理,多进一些粗纤维食物,促进胃肠蠕动,3-5天可经粪便基本排完。

  汞盐(如氯化汞、氯化亚汞、硝酸汞等)可迅速经消化道吸收,误服了汞盐可引起急性腐蚀性胃肠炎及肝肾损伤等,宜尽早用温盐水及0.2%活性炭交替洗胃,洗胃时动作宜轻柔慎重,避免腐蚀性胃穿孔。洗胃后可日服牛奶、蛋清或活性炭悬浮液。无腹泻者可给予50%的硫酸镁导泻,吐泻严重者防休克、保持水电解质平衡等。

  2006年8月至9月,甘肃省徽县水阳乡有近千人远道赴西安进行血铅检测,其中373人为儿童。这些儿童中,90%以上血铅超标,最高者血铅含量超标数倍,被诊断为重度铅中毒,而成人中血铅超标也很普遍。当地村民认为,位于水阳乡新寺村旁的一家铅锭冶炼厂是“罪魁祸首”。

  1999年5月,延边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汞中毒事件。先后有96名患者在延边大学医学院附属医院分院治疗银屑病(即牛皮癣),一种据称具有神奇疗效的“吸烟疗法”致使他们汞中毒,甚至连治疗时在近旁的患者家属都未能幸免。5年来,多种汞中毒的症状和各种后遗症相继在当年的受害者身上出现。


真人游戏平台

上一篇:茂名石化:1号聚丙烯装置提前完成全年目标产量

下一篇:没有了